每年都會回到台灣看看家人朋友,平常也都在關注台灣的新聞大小事,所以回台灣生活也不會不習慣。這次離開台灣稍微久一點,其實也不過是一年多,或許是年紀大了的關係,感受到的差異似乎比過往多了些。

台灣是左駕,澳洲是右駕,這是大部分往來台澳的朋友最先感覺不適應的地方,不過多年以來回台灣,除了從機場到家裡這一段,因為疲憊(華航直飛都是清晨四五點到),所以自己不開車,一回到台北,我都當天就開車出門了,開車前也不會搞錯駕駛座與副駕的位置,上路後也很習慣台北的開車方式,畢竟移民澳洲之前在台灣出門開車也是生活的一部分。每次被朋友問到要怎麼適應左右駕的差異,我的回答都是,其實差異很小,掌握駕駛靠著中線走的原則就好,轉彎時,駕駛座為軸心就是轉大彎,小心別轉到對向去,大致上就這兩個原則而已。一直以來,左駕右駕不斷切換,去年到美東自駕遊一星期也沒問題,這次回台,到停車場要開車時,我居然走錯邊了,走到副駕座才發現沒有方向盤,左右不分的症狀,出現了。

開車左右不分,十分危險,走路左右不分就還好,頂多就是要閃人而已。在台灣靠右走,澳洲靠左走,這並不是硬性規定,並不會有太大困擾,不過搭手扶梯的時候就有差了。捷運手扶梯靠右站立,讓趕時間的路人從左側快速通過,這是讓台北捷運揚名國際,卻又造成困擾的問題,畢竟大家都習慣了,要改也改不回來。同樣的現象在澳洲也有,尤其是通勤量大的車站,乘客們都會自動靠左,空出右側空間讓趕時間的路人快速通過。

WP_20160406_004.jpg
雪梨 Macquarie Park火車站

從影片可以更清楚看出雪梨乘客靠左站的習慣。

左右不分,只要小心一點,其實不是甚麼問題,對我來說,迷路可能才是大問題。當年在台北開車時,GPS還不流行,Google Map也還沒上線,仗著當年機車騎遍大街小巷的記憶,現在回台北也幾乎都不用 GPS,一直以來,也都夠用,畢竟在台北市區開車,都是走固定路線,去固定地點,這一回,卻變得不太一樣了,比如說,我曾經在內湖科學園區上班,以前都是騎車,偶而開車,熟得很,現在開進去,卻東西南北搞不清楚方向。雪梨住宅區道路的複雜程度,其實也不輸台北,只是相對來說,路幅寬廣許多,車輛也少,重點,沒有機車,這是個很大的差異,比起塞車,這幾年來雪梨塞車越來越嚴重,時間越來越長,沒有替代道路,只能耐心地等。在台北,塞車時不只要耐心,還得隨時警覺鑽縫隙的機車。曾經身為機車族這麼多年,了解那風吹日曬雨淋的辛苦,能讓就讓吧!

其實,台北捷運四通八達,又有公車跟 YouBike,除非必要,開車的機會不多,主要就是要接送家人跟載物的需求,這一點比起雪梨,沒車等於沒腳的生活,台北人其實是相對幸福的。回到台北,當個左右不分的澳客,偶而迷路,發現路上的各式個性小店,這種小確幸,真的是回到家才體驗得到。


文章標籤

ozformo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