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ave-news-lastcabtodarwin.jpeg

傅達仁先生到瑞士安樂死的新聞,在這些日子引起廣泛的討論。在澳洲,安樂死依舊是充滿爭議的話題,雖然維多利亞州(Victoria, 首府墨爾本)已決定在 2019年將安樂死(euthanasia)合法化,在立法尚未通過之前,還是未定之數。其實在 90年代初期,澳洲北領地(Northern Territory, 首府達爾文 Darwin)曾經短暫通過安樂死合法化,但是很快地被聯邦政府否決。2015年的這部電影 "Last Cab to Darwin",就是依當時真人真事改編的故事拍攝,透過計程車司機 Rex從澳洲內陸開了 3000公里到達爾文尋求安樂死的旅程,看見人們在面對死亡前,如何活出各自生命中追求的意義。

Last Cab to Darwin片長兩小時,單線劇情,就是一部典型的公路電影(roadtrip movie),卻透過詼諧的對白,探討了不少議題,另外,影片中充滿了澳洲內陸(outback)的美麗壯觀景致,也讓我們見識到甚麼是 outback lifestyle。以下是電影預告,把重點全部剪進去了。

男主角 Rex住在澳洲內陸的 Broken Hill,開了一輩子的計程車,生活單純,下了工就是和老友們在酒吧喝冰啤酒,他和鄰居原住民女子 Polly相愛,互相扶持,卻從不肯在朋友面前正面承認。某一天,身體檢查報告出來,他得了胃癌,只剩下三個月壽命,他無法想像自己生命的最後一程居然要在醫院裡結束。正巧,他在報紙上看見北領地通過合法安樂死,醫生 Dr Nicole Farmer 發明了一套協助安樂死的機器,他打電話 call in在電台接受訪問的 Dr Farmer,自願成為她的第一個試驗者,這也表示,他必須到遠在三千公里外的達爾文,終結自己的生命。

Rex決定開車到達爾文,他告別了老友們,把房子跟疼愛的寵物狗 Dog(名字就叫做"dog",因為 Rex這個名字被他用掉了)交給 Polly,Polly要跟他一起北上卻被拒絕,她對 Rex的擅自主張十分憤怒,卻還是答應留下來照顧房子跟 Dog。Rex確認帶了一手啤酒,就出發上路了。

澳洲內陸公路上都是一望無際的沙漠景致,車不多,絕大多數都是車身超長的貨櫃車 Road Train,一開過去就揚起風沙與石塊,就這麼準地把 Rex計程車的擋風玻璃打破了,只好在中途小鎮暫停,找人修理。Rex在旅館旁遇上原住民年輕人 Tilly,幫他換擋風玻璃,隔天一早就能再上路。次日,Tilly依約把車修好,Rex卻告訴他錢付給旅館老闆娘,因為她說 Tilly欠她錢。Tilly見到錢拿不回來,就要求 Rex順道載他北上。他們在半途的小鎮休息,遇上英國來的背包客 Julie,Julie得知 Rex的狀況,她原是一名護士,決定跟他們一起北上,照顧 Rex。

到了達爾文,見到 Dr Farmer,她告訴 Rex事情沒有想像中那麼簡單,安樂死必須通過層層審核才能執行。在等待的時間裡,三人的互動,成為相互支持的好友,Tilly年輕早婚,是放蕩不羈的浪子,但其實是天分極高的 AFL澳式足球員,原本有極佳機會進入球隊,卻無法承受壓力而逃避,在 Rex的堅持與鼓勵下,重回球隊測試,獲得新生。Julie在照顧 Rex期間,屢屢跟 Dr Farmer在理念上有所衝突,也發現 Rex掛念著 Polly的秘密,鼓勵他向 Polly表達摯愛,但是 Rex總是以為即將死去,猶豫不決。正當 Rex鼓起勇氣時,Dr Farmer告訴 Rex審核通過了,Rex也決定終結自己的生命,當按下按鈕,機器開始注射的一剎那,Rex後悔了,他還有未完的心願,Julie搶下注射器,阻止了安樂死的進行。

雖然安樂死的目的沒能達成,Rex其實也離生命終點不遠了,身體狀況極為孱弱,但他一定要回到 Broken Hill見 Polly,他打電話給 Polly,問她多年前有意跟她結婚的承諾能否實現。Julie幫 Rex準備止痛藥及維生藥物,讓他能撐著開車回家。終於,Rex回到 Broken Hill,依偎在 Polly身旁,就像過去數年來一樣。

其實電影並沒有明確表達對安樂死的看法,反而是探索了其他更重要的課題,包括對澳洲原住民的種族歧視,澳洲式的 mate-ship,Rex的老友們,他生命中最重要的支持之一,讓他在生命最後一段旅程,毫無顧忌地面對,並在得知 Rex將回家時,把他的房子整理得煥然一新。

文章標籤

ozformo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