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台北的冬天的確冷了好一陣子,每當寒流來襲,願意挽起袖子捐熱血的人數就會減少,血庫存量迅速告急。我大概是從大學時代開始捐血,之後一直都有捐血的習慣,只是頻率不固定,大致上,我的身體健康都維持得不錯,但也有過一兩次,捐血後被告知血液品質不佳,因為前一天沒睡好或是前陣子吃得太油膩,導致血液品質不符合使用標準而被丟棄。移民之後,每逢返台都會去捐血,頻率變成一年一次。前年去了一趟美國旅遊,順便回台省親,捐血時被告知從美國回來必須等兩個月才能捐,回到雪梨一陣子後,剛好紅十字會的捐血車來到公司停車場,也開始了我在澳洲的捐血經驗。其實紅十字會的捐血車每隔三個月都會來公司的停車場,在那之前人事部門就會提醒大家上網去預約時間,因為捐血車只會停兩天,先預約避免向隅。

紅十字會的捐血車其實是貨櫃車改裝,停下來之會展開成一個捐血站,看起來挺酷的。
20170130_063119541_iOS.jpg

相較之下,台灣的捐血車多是巴士改裝,看起來小一點,實際上內部空間並沒有太大差別。我手邊沒有台灣捐血車的照片,但是剛好這次捐血拿到模型當紀念品。
20180118_100736375_iOS.jpg

比較過外觀,捐血站內部的差異其實沒有很大,都是相關設備。感覺上在雪梨的捐血車內部比較寬敞,其實這跟空間的配置有關,照片中雪梨紅十字會的捐血車,座位的配置比較寬鬆,看起來十分寬敞。

20170130_235603010_iOS.jpg

台北的捐血車,座位靠得比較近,空間的利用絲毫不浪費,但是並不會有狹窄的壓迫感。值得一提的是,沙發質感的座位,令人感覺很舒適,可以依個人需要調整,這一點,其實在雪梨也做得到,只是從外觀看起來,台北的捐血者躺在沙發上,雪梨的捐血者躺在診療椅上,舒適度有點不一樣。
20180118_085705055_iOS.jpg

這次在台北捐血的時候,剛好坐在電視前面,重複地看著推廣捐血的廣告,雖然不認識代言人,應該是位運動正妹歌手。以前還沒有智慧型手機的年代,捐血時就只能看看傳單殺時間,現在大家都是划手機了。其實真正插管捐血的時間,500cc順利的話十分鐘不到就結束了,發呆放空其實也是不錯的。
20180118_085958767_iOS.jpg

再來比較一下食物與紀念品,在雪梨,登上捐血車之後,罐裝飲用水可以自行取用,捐血完畢後,工作人員會提供一小包食物,裡面有餅乾,巧克力等等,每一次內容不太一樣。

20170131_003634069_iOS.jpg

其中最有名的就是這個最好吃的 Biscuit,捐血公益廣告還特別請了許多名廚名人來宣傳這個餅乾,是全世界最好吃的餅乾,因為捐血救人之後,餅乾吃起來特別美味。廣告的主題就是 "Give Blood, Get A Biscuit"

台北的捐血車上,飲料與食物就非常多元了,咖啡,茶包,果汁,各式餅乾,玲瑯滿目。還有更讓人開心的小禮物,印象中,拿過帽子,鑰匙圈,各式各樣,不過這次拿到了捐血車模型,是我覺得最酷的。
20180118_091123517_iOS.jpg

20180118_091459634_iOS.jpg

這次還在捐血車裡看到了自拍區,讓捐血者打卡,非常好的點子,透過社群軟體發揮影響力,讓親朋好友都來挽起袖子捐熱血。

20180118_091928330_iOS.jpg

前陣子,捐血的新聞上了政治版面,血液基金會被質疑靠捐血發財,身為一個長期主動的捐血人,也看到捐血環境與制度的不斷改善,透過比較台北雪梨不同的捐血環境,可以清楚看到的是,捐血是需要耗費成本與高度專業的,不能只當作是公益來推廣,應該被視為整個醫療生態的重要環節。這些年來,民眾都認知到捐血的好處,能夠為社會帶來正面的影響,但這不表示整個捐血事業就該是無償,或者用最低成本來經營的,熱誠歸熱誠,專業歸專業,才是長久之計。

最後,貼一張最讓人感到熱血的簡訊。在雪梨,當捐出的血液幫助到有需要的人,就會通知捐血者,這時候,甚麼都值得了。

20170210_004523000_iOS.pn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zformosa 的頭像
ozformosa

Oz Formosa 台客 澳爸

ozformo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