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周台灣多次出現在澳洲的媒體上,原因並非來自於澳洲與台灣的互動,而是中國在澳洲對於台灣的打壓。

Flag.jpg

前不久,中國民航局發函美國航空公司,要求他們在所有公開訊息上,遵循中國法律對分離主義的限制,移除任何將台灣,香港,澳門視為獨立國家的內容。類似舉動先前已經迫使萬豪連鎖飯店(Marriott)更改網頁,但是對於美國航空公司的強硬措辭,也引發了白宮的不滿,強烈的回應,直言這是 “Orwellian nonsense”,歐威爾式的無理取鬧。類似的信件,也來到澳洲,要求澳航 Qantas把台灣在目的地清單從 Taipei, Taiwan改成 Taipei, Taiwan, China。澳洲外交部長 Bishop也出面回應媒體,以下面幾段文字,表達澳州政府的立場。

Ms Bishop, in response to questions from Fairfax Media on China’s demands, was less incendiary but nonetheless made it clear the private sector should not be pushed around. 外交部長 Bishop回應媒體關中國的要求,她溫和但清楚的表達私人公司不應受到脅迫。

“The terms that private companies choose to list destinations are a matter for them,” she said. “There should be no pressure from governments, whether ours or others, that threatens the ordinary operations of business.”
"私人公司要怎麼顯示飛航目的地清單是他們公司的事,不應該有來自政府的壓力,無論是國內或國外政府,都不該威迫企業的營運。"

對於 Bishop的談話,報導裡用了 less incendiary (不煽動)的說法,這其實是對比美國政府的強硬態度,Bishop還是表示澳州政府遵循"一個中國"政策,但是關於中國的要求,決定權在澳航,政府不會也不該干涉。目前為止,澳航跟旗下的捷星航空,並沒有在網站上做任何更動,但是壓力明顯地在澳航身上,澳洲政府只是表達不干預,也不希望中國干預,卻不見美國式的強烈回應。
 

與其說美國澳洲挺台灣,倒不如說他們在捍衛自己的基本價值以及國家利益。中國被預測在五年內就會取代美國,成為全球最大的航空市場。經濟大餅人人都想咬一口,但不是我的口味,沒理由硬要我吞下去,雖然這看起來可能是小事一樁,但是背後隱含強加的意識形態,才是讓美國澳洲擔心的理由。

澳航事件的熱度還沒完全消退,另一樁對台灣的打壓馬上又來臨了,這回,卻是出現在澳洲的地方政府。

昆士蘭中部的 Rockhampton(布里斯本北邊約六百公里),是澳洲的畜產重心,Rockhampton地方政府跟澳洲牛肉協會(Beef Australia)合作,在本週畜產活動中,由當地中學生彩繪六隻牛,作為慶祝,其中一隻牛,身上畫了許多魚,彩繪上各國國旗的色彩,表彰多元文化,其中有日本,巴西,也有台灣。但是幾天後,象徵台灣的彩繪魚卻被塗銷掉了。

這當然是令人氣憤作為,追問的結果,地方政府承認這是他們作的,與 Beef Australia無關,原因呢? 一如往常,一個中國政策。

The council's department, Advance Rockhampton, has taken the blame for covering up the bull's Taiwanese flags.

"Advance Rockhampton made a decision to change one bull statue on display in Quay Street in line with the Australian Government's approach of adhering to the one-China policy," general manager Tony Cullen said.

連個地方政府的畜產活動也要干涉,是官員自我審查(self-censor)? 或者彩繪影響了賣相? 看看 ABC News專頁底下的發言 ,一面倒的批評,直言澳洲的言論自由已經被明顯被政治力干涉了 

鋪天蓋地式的打壓,引人反感,但是更令人憂心的是,中國的政治影響力,其實已經伸入了澳洲媒體。根據財經雜誌 Business Insider 的報導 "A chilling story about Chinese pressure in Australia shows how far Beijing will reach to silence critics",在澳洲智庫 Lowy Institute舉行的一次活動中,華文媒體《看中國》(Vision Times Media)的總經理 Maree Ma現身說法,中國政府如何運用他們的影響力,干預澳洲的華文傳媒運作,手法包括施壓廣告業主,甚至將廣告商請去中國大使館茶敘(tea chat),讓媒體失去經濟來源。或許是《看中國》鮮明的反中共色彩,加上又是華文媒體,被中國政府打壓並不讓人意外。但就算是澳洲本土出版商,也不一定抵擋得住中國的壓力。今年三月,澳洲 Charles Sturt 大學教授 Clive Hamilton的著作 <Silent Invasion, China's influence in Australia>發行,就提到先前的出版社 Allen & Unwin因為中國打壓,而放棄出版計畫,原因就在於這本書深入描述中國如何運用其政治經濟力量,影響澳洲社會。

澳洲首相與其執政團隊,雖然多次面對中國表達獨立不受干預的立場,甚至在南海以及多項國際議題上與中國站在對立面,但現實上,中國是澳洲第一大貿易夥伴,留學生佔所有澳洲所有外國學生比例高達四成,高等教育又是澳洲第三大出口產業,如果中國有心報復,抵制澳洲留學市場,甚至召回留學生,會帶來多大的經濟傷害,更別談本來就倚賴中國甚深的其他產業。

澳洲政府當然清楚台灣不該歸類於中國之下,也一定不滿中國在台灣議題上對澳洲的干涉,因為這不是針對台灣,而是侵犯到澳洲的主權,而且從原本的政治經濟層面,一步一步地滲入到生活裡。澳洲新南威爾斯省教育局,最近暫停了一項中國政府為澳洲中小學校長提供公費旅行的專案。該專案由中國孔子學院總部「國家漢辦」提供,為那些在澳洲制定中文教學計劃的十三所學校負責人提供九天的中國行程,這項計畫,中國政府出錢又出力,被質疑是為中國宣傳,而非單純的語言教學。除了中國官方,來自中國的家長,也汲汲營營地要求校方在學校裡設置中文課程,目前在澳洲的菁英中學裡,具有中國背景的學生為數頗多,中國家長藉由人數優勢,不斷對校方施壓,學習語言是好事,但利用學校資源,實施非課綱的教學,甚至打著文化交流的名號,其實已經引起很多不同族群背景家長的反感,但令人無奈的是,中國家長不只人數眾多,也具有社會經濟地位影響力,校方很難招架得住。

澳洲跟台灣,在面對中國議題上,其實都在不同層面上遭遇困境,難以抵擋。台灣的生存之道,除了堅持自己的主權,還得運用美國與其他民主國家制衡中國的角力,尋求發聲的空間。澳洲擁有更深厚的的民主價值,與主權意識,在抗衡中國壓力時也得面臨諸多肘制,卻也更值得我們觀察與借鏡。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zformosa 的頭像
ozformosa

Oz Formosa 台客 澳爸

ozformo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