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KHS.png

女學生跳樓的新聞,在網路與社群媒體上熱議著,無意加入這場討論,只是想說說自己當年考高中填志願的經驗,還有對這件事的簡單看法。每個孩子都是獨一無二,相對的,父母也是。

三十年前(1987),我考高中,當時成績很好,幾次模擬考下來,只要不失常,第一志願是十拿九穩的。當年北聯公立高中選擇也不多,填志願也很簡單,按照錄分數從頭填到尾就對了。對男生來說,前三志願排名就是建中,師大附中,成功。那時候,我唸的是台北縣的明星男校,每年都會考上將近一百個建中,隔壁的女中也有類似的傳統,每年也考上近百個北一女。所以報名高中聯考,填志願就是遵循 SOP,沒什麼疑問。不過,一直是老師眼中的乖寶寶,好學生的我,卻做了一個出人意表的決定。第一志願填師大附中,建中不在志願表裡。

會做這個決定,其實也沒什麼特別的原因,並不是我特別有主見,而是大我兩歲的老哥念師大附中,當我在水深火熱準備聯考時,看他多采多姿的高中生活,玩社團什麼的,耳濡目然下,會做這決定其實也挺合理的,如果兄弟倆都上同一所高中,對爸媽來說也挺方便的,不是嗎?從小念書成績都沒讓爸媽擔心過,所以他們也尊重我的意見,讓我自己填志願表,交了回去。

結果當然不是一個國中生想像的那麼簡單,導師看到我的志願表,當場臉色就變了,無法理解為什麼乖乖牌會搞這個飛機,馬上就把我媽找來學校,我也不記清楚接下來的情節了,大致上就是我被叫去辦公室,老師跟我媽說,這孩子一定可以上建中的,怎麼讓他填師大附中當第一志願。我們一家人都很好說話的,我也不改乖乖牌本色,那改回來就好了啊,不過實務上沒那麼簡單,志願表不能重填,只能修改,每一處修改都要簽名畫押,因為我沒有把建中填進去,現在卻要把建中填第一志願,結果就是從頭改到尾,志願表上除了校名,還有一堆簽名。

這件事很快就落幕了,也沒有產生任何後遺症,年代久遠,依稀記得,好像在聯考當天還是報名時有檢查到志願表,因為印象中,試務人員看到我的志願表,用怪異的眼光打量我,大概認為我是個怪小孩吧!

放榜後,回學校去拿成績單,也馬上打電話回家報告成績,我還自以為幽默地跟老媽說,我上了建中,沒考上我的第一志願。

進了建中,真的就是開了眼界,全台灣最會念書的男孩子都來這裡了,這樣的說法並不誇張,班上有很多住桃園的同學,最遠的還有高雄上來的,也是從那時候開始,我見識到什麼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開始有了考試不及格的體驗,甚至落到差點留級的窘境。但是那三年,我是快樂的,意識到自己不是什麼聰明絕頂的天才,只是認真唸書的乖學生而已,早早了解到自己在學習這一塊的優勢與弱勢,沒什麼不好,不能靠天賦就認真一點,認真後還拼不過別人就學著釋懷,真的,在充滿天才怪才的建中三年,我學到了這些。

三十年了,兒子也上中學了,南半球沒有建中,但也有著不同形式的第一志願,兒子考中學時,填志願也有個小插曲,不過,考試結束後,似乎一點也不重要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zformosa 的頭像
ozformosa

Oz Formosa 台客 澳爸

ozformo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