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P_20130827_039.jpg
雪梨公車上的台灣旅遊廣告

"Where are you from?" 走在雪梨街頭,這是時常聽的問句,是問候,也是對話的開始,句子的背後,可能蘊藏無窮的想像,那麼,從我自身的經驗開始吧!

剛來澳洲的時候,當別人問我,"Where are you from?",很自然地,馬上回答,"I'm from Taiwan.",接下來,會有兩種場景,

場景一:對方不知道 Taiwan,所以我開始介紹台灣,試探對方有興趣的話題,從不同的角度介紹台灣。

場景二:對方知道 Taiwan,可能只是聽過,在書上看過,或者剛好有台灣朋友,甚至去過台灣,然後,我們很熱烈地討論對方心目中的台灣。

這兩種場景,很稀鬆平常,是吧!就算不在澳洲,同樣的問題,常出國,或者曾出國的台灣鄉親們,一定不會陌生。

日子久了,情況開始變得有些不一樣,舉個例子,我們會在假期時開車去遠一點的地方旅遊,我的習慣是,先開到當地的 information centre,拿旅遊資訊,跟工作人聊一下,問問當地有甚麼好玩的,聽專家建議,通常不會錯,而且,往往會問道私房景點。

當然,對話也是從 "Where are you from?"開始,
我回答,"I'm from Taiwan."

文章標籤

ozformos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一張台灣爸媽給小孩排的暑假課表在網路上瘋傳,澳洲親子網站這兩天也有一個引起網上父母論戰的發文 - 讓小孩在餐廳玩iPad。這兩個議題看起來沒甚麼關聯,但我看起來有個共通性 - 自己的小孩自己管。


在親子網站 Kidspot的臉書上,幾百條回應,很精彩

事情是這樣的,澳洲媽媽 Donné Restom在某個星期五晚上帶著三歲兒子跟兒子在托兒所的朋友去自家附近的 pub吃晚餐,那是個很受家庭顧客歡迎的餐廳,有兒童遊戲室,一堆玩具,戶外的花園有暖氣,家長可以輕鬆地坐著,看著小孩盡情奔跑。她本來預期和小孩坐在一起享用晚餐,孩子們可以隨興地想玩就玩,想吃就吃,但結果卻出乎意料之外。

當他們走進餐廳,花園裡有一桌客人,媽媽帶著兩個孩子安靜地用餐,一人一台 iPad在看 youtube,當他們經過時,他兒子跟朋友就在其中一個小女孩的背後盯著她的 iPad看,當下她覺得自己的孩子很沒禮貌,很尷尬,馬上跟小孩解釋,"那個女生在吃晚餐,她可能不喜歡有人站在後面偷看"

她把小孩趕回自己的桌子,一分鐘後,兩個小孩又跑去偷看,對方的媽媽站起來環顧四周,眼神似乎在說"誰家小孩啊,麻煩帶離開我們的桌子好嗎?",她趕緊把小孩拉回來,但是小孩不肯,接下來,他們對玩也沒興趣了,也不在乎晚餐,他們眼中只有在玩 iPad的那一桌。

"幹!"(這句是原文照翻)

最後,小孩怎麼拉也拉不走,還鬧脾氣,她很不好意思,但也快抓狂了。

接下來她洋洋灑灑寫了三大點,重點如下
1.憤怒(Rage) - 不該帶 iPad來餐廳給小孩玩

文章標籤

ozformos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GA Test.jpg
Selective School考試 General Ability模擬試題

人到中年才離鄉背井,原因很多,除了工作,為了給小孩更好的教育成長環境,幾乎是最常聽到的理由。十年前搬來雪梨,兒子才兩歲半,當初真的沒考慮過教育的問題,只是常聽人說,澳洲是小孩子的天堂,在這裡長大,應該會比較快樂。

事實證明,嗯,日子過得挺開心的,不論在城市裡,或者偏遠的郊外,到處都有 playground,都還維護得不錯,隨時都有爸媽帶小孩來爬上爬下。送進 childcare以後,整天都在玩,回家髒兮兮也習以為常。到了五歲,開始上學,差不多也是一個樣,功課也很少。早上九點上課,三點放學,回家後安排的活動不是踢球,就是游泳,每天都可以早早上床睡覺,很少為課業操心過。

看到這裡,或許會認為,應該沒有補習這回事吧! 答案是,錯,不只有,而且還挺多的,那麼,補習文化哪裡來的? 也不用猜了,亞洲移民帶進來的,考試,一直都是我們東方人的強項嘛! 那,補甚麼? 很簡單,考甚麼,補甚麼。我們所住在的新南威爾斯(New South Wales)的公立學校系統裡,在小學(Primary School)五六年級,有所謂 Opportunity Class的制度,簡稱 OC。甚麼是 Opportunity Class? 主管單位給的定義很簡單(註一)

"Opportunity classes cater for gifted and talented Year 5 and 6 students."

為具有學習天賦或天才的五六年級學生開設,就當作是資優班吧。OC並不是每個公立小學都有,這就表示,如果原本就讀的學校沒有OC,考上以後就得轉學了。那,考甚麼呢? 很單純,英文,數學與 General Ability(包羅萬象的常識,簡稱GA),其中英文數學 50%,GA則是100%以考試成績為準,每科 100分,總分 300。考試時間在四年級的第三學期,七月下旬左右,十月中放榜。

剛好,我們家隔壁的小學就有 OC,當年搬來這裡也沒特別挑學區,純粹是離公司近,交通方便,回想起來,租房子的時候仲介還特別強調這是所好學校,就是這原因,只是當初兒子才兩歲半,哪裡會想這麼多,不過,還真的有很多家長是衝著這學校的名聲特別把小孩弄進來念的,特別是亞洲父母。我的想法很簡單,既然自己學校有,就去考考看吧。補習? 當然不用考慮,考前三個月,上網買了模擬試題的帳號,可以一直用到考完試,不過,聽說好像很多人在補習,想想,既然是考試,那就去補習班考模擬考,熟悉一下題型好了。於是,幫兒子報名了十周的模擬考,一星期一次,每周考完,家長可以帶學生在特定時間裡到補習班拿考卷跟解答來訂正複習,看完必須歸還,不得帶走,因為那是商業機密。

第一次看到考題跟成績,我就驚呆了,怎麼這麼難啊,真的是五年級程度嗎? 但是又想想,既然是給資賦優異的孩子念的,難一點也很正常。在幫兒子訂正考卷的過程中,我才體會到,難的其實不是考試內容,而是題目的英文,重點不是題目有多難,而是英文不是我的母語,我看不懂題目啊!

那十周的模擬考,兒子的成績高低起伏不定,看落點預測,應該是考不上,結果,也就真的沒考上。也好,反正都還是在原來的學校。

文章標籤

ozformos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undefined
照片來源: VisitNSW.com

今年端午節最大的交通新聞,應該就是蘇花公路中斷,造就史上最多人同步環島。每次看到蘇花公路因為落石坍方封路的新聞,我就會想到位於雪梨南方 Grand Pacific Drive公路上,這座絕美的 Sea Cliff Bridge,沿途景致也不輸蘇花公路。Sea Cliff Bridge在 2005年底通車,在那之前,也有著經常因雨中斷的慘痛過往,以下,就是她誕生的故事(註一)。

2002年七月,公路交通局 Roads and Traffic Authority (RTA)宣布 Lawrence Hargrave Drive封路六星期清理落石與鬆動的石塊,這次封路之後,事情開始有了重大改變。2002年底,RTA認為濕滑天氣讓這條路暴露在危險的狀況下,於是設下了規定,當雨量超過 25公厘,就必須封路,並且在路段的前後設置柵欄,禁止用路人通行。

2002年底到 2003年六月間,因雨封路不下十次,每次都長達數天。2003年中,交通部長 Carl Scully宣布封路兩年半,政府要做出解決方案,這個消息一出來,對於封路南端的商家是極大的震撼,之前每次封路都造成相當大的金錢損失,再開通時,商家不是倒閉,就是轉手。

對於有小孩在另一端上學的家長來說,封路等於是要他們潛水 900公尺才能到學校。此外,這也意味著從雪梨到臥龍崗(Wollongong)的自行車道必須中斷幾年,騎到封路北端的 Stanwell Tops就得回頭。

2005年12月,對於 Lawrence Hargrave Drive封路的憤怒,終於轉化成對 Sea cliff Bridge開通的興奮期待。女學生 Makenzie Russell贏得新橋的命名比賽,一同與新南威爾斯州長 Morris Iemma在 12月11日剪綵,宣告開通,接著,一萬個民眾,開心地從北端步行到南端。12月12日星期天,正式通車,其實,星期六晚上,就有不少當地居民等不及開車通過了。

此後,無數用路人行駛過這條橋,當地居民,遊客,還有許多專程來拍廣告的人,十多年後,這條橋依然是汽車,或是任何產品廣告的熱門首選。

故事說完了,談點數字吧! Sea Cliff Bridge造價五千兩百萬澳幣(註二),通車帶來的經濟效益,無價。我之所以會從蘇花公路聯想到 Grand Pacific Drive,因為她們在地理條件上有相似點,第一,都面向太平洋,沿途風景優美,第二,經常下雨有落石,第三,對外沒有第二條替代道路,但鐵路就在旁邊,第四,往北有大都會區(台北,雪梨),往南有主要都市(花蓮,臥龍崗)。不過,嚴格來說,蘇花公路的情勢嚴峻許多,相對危險路段也長很多,不像 Grand Pacific Drive就只有這段有問題而已。

當我還住在台灣時,也很喜歡往花蓮跑,自然景致與悠閒步調,是吸引我前往的主因。至於交通方式,幾乎都是搭火車,然後再到花蓮租車,以前還搭過飛機,印象中,我從來沒開車走過蘇花公路。十多年前,蘇花高倡議聲浪剛起時,我也問過當地人,都是贊成與強烈要求,我這台北人還傻傻地問,會不會壞了花蓮的好山好水,當地朋友說,花蓮地理位置就是孤島,不如台東還可以接南迴,蘇花一斷,幾乎就動彈不得,這種苦,你們台北人不會懂的。的確,台北人從來沒有站在花蓮人的立場考量,當年的我就是這樣。後來,返台度假期間,也去了花東,一如十幾年前一樣,火車一票難求,對照雪梨飛台北,雖然航程九小時,除了直飛,總還有各家航空轉機能搭配,台北花蓮,往返的難度居然不相上下,同在一個島嶼上,為何回家的路,會如此相對漫長。

ozformos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雪梨天后宮? 沒錯,就是媽祖廟,位在雪梨西南區的 Canley Vale,身為媽祖的信徒,我們家一年都會去個幾次,通常在三節前後,來澳十年,去參拜的次數也數不清了。這個周末,剛好我和我們家哥哥都因為腳受傷掛免戰牌,被物理治療師要求兩個星期不得運動,原本周末的球賽也不用參加了。其實最近除了運動傷害,哥哥在新學校也不是過得很順心,所以就名正言順地來拜拜了。

關於雪梨媽祖廟的由來,很久以前曾寫一篇部落格稍微介紹過,那是遙遠的 2008年底,我們家妹妹剛出生的時候,底下是舊文重貼

這星期,小可愛張已經取好了中文名字,跟哥哥只差一個字。根據高人指點,小可愛張跟哥哥一樣,要給媽祖做契子,保佑平安長大。可愛張是在台北慈聖宮拜媽祖做契子,可是我們在雪梨,怎麼辦呢?其實雪梨也有媽祖廟,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吧!其實我們也是偶然在中文報紙上看到得知的。雪梨天后宮位於西南邊的 Canley Vale,建立於 1991年。Canley Vale旁邊就是 Cabramatta,雪梨的越南城,來到這裡跟到了東南亞一樣,因為都是越南或是棉寮的移民。1970年代,澳洲政府收容了很多越南難民,將他們安置在 Cabramatta附近。其實媽祖也是東南亞一代眾多華人的信仰,所以當這些越南移民來到澳洲後,為了感念媽祖保佑他們平安來到這個新天地,於是發願在此建立一座媽祖廟,這就是雪梨天后宮的由來。更重要的一點,這裡的媽祖可是從台北關渡迎過來的。也為了感謝媽祖保佑我們一家,平安在雪梨生活,可愛張快樂長大,小可愛張出生,我們當然要來拜拜向媽祖答謝。於是我們開了約四五十公里的路程,帶了些水果,表示謝意。媽祖廟蓋在商場二樓,外觀跟台灣常見的廟宇一樣。整座廟裡,除了媽祖娘娘,還有觀世音菩薩,關勝帝君,土地公,財神爺,太歲君跟虎爺。天后宮的匾額,寫著「中華民國八十四年九月吉日」,提字人是章孝嚴(當時應該是外交部長)。其實 Canley Vale我們來過好幾次了,來這裡吃道地越南菜,卻不知道媽祖廟就在隔壁,真是失敬。拜拜完,當然是吃越南菜囉,吃得不亦樂乎,回家路上,大小可愛張都呼呼大睡呢!

其實媽祖廟距離我們家其實不算近,大約四十公里,開車不塞車也要五十分鐘左右,但以前很喜歡跟朋友相約來隔壁的 Cabramatta吃飲茶,然後逛街,喝杯甘蔗汁,買個越式法國麵包或點心,當作周末出遊,打牙祭的好去處。這次來,主要目的就真的是拜拜了,星期六早上,當妹妹的球賽結束後,我們就驅車前來。

前面就文章有提到,媽祖廟在二樓,照片的視角很明顯了。

20170527_030152447_iOS.jpg
這是從樓下停車場往上看,天后宮(TIEN HAU TEMPLE)的字樣已經斑駁了

雖說是媽祖廟,觀世音普薩原本就是佛教或傳統民間信仰的重心,多數廟宇都會立像膜拜。以我自己的信仰經驗,家裡在拜拜時,都會說請菩薩保佑,或許意指神明,或許意指觀世音普薩,在多神信仰的佛道教裡,觀世音菩薩就是普渡眾生的象徵,而媽祖娘娘,又更像庇蔭子孫的祖先一般,親切地照應我們的寄託。

20170527_031943858_iOS.jpg
觀世音菩薩的立像就在廟的正殿前方

文章標籤

ozformos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上個周末的家庭旅遊,在旅館看 "the Voice, Blind Audition",來自西澳伯斯的女孩 Rianna Corcoran選唱了 "Mad World" ,一首我青少年時期最愛樂團 Tears For Fears的經典名曲。照例,參賽歌手上台前都會有一段關於為何來參賽的故事,Rianna敘述自己如何克服焦慮症,追求夢想。其實她才 17歲,原本跟大多數小女孩一樣,快樂無憂,12歲那年,莫名地開始感到焦慮,封閉自己,父母說她並沒有受到霸凌,但就是沒來由地把自己跟外界隔離起來,曾經兩年足不出戶,後來,透過音樂,才慢慢地走了出來,甚至有機會步上舞台。

必須說,她的歌聲十分特別,讓人有點分不清楚到底是唱走音了,或者特殊的唱腔是她詮釋這首歌的方式。最終,歌聲雖沒有得到評審的青睞,仍然收下溫暖的鼓勵。但是,回想她前面述說的故事,又選了這首歌,很難不跟霸凌聯想在一起。

年少時期喜歡這首歌,也說不出原因,或許是在那個剛接觸西洋流行樂的年代,英文程度不好,無法充分理解歌詞含意,純粹就是喜歡上音樂的特色。隔了三十多年(沒錯,這首歌是1983年發行,我應該是85年買他們的專輯),身為青少年的老爸,歌曲給我帶來的感受已經完全不同,如果孩子告訴我他喜歡這首歌,我會擔憂是不是在學校出了甚麼事,或者被人欺負沒說出來。

看看原始版本的 MV,應該就能了解我在說甚麼了

這首歌後來被翻唱多次,Gary Jules的版本是最紅的一個,MV非常有特色

最近的版本,Jasmine Thompson演唱,其實應該是翻唱 Gary Jules,而非 Tears For Fears

文章標籤

ozformos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Super Pig

好奇怪的文章標題跟圖片,是吧!哪裡來的這兩隻豬啊,怎麼看都不像超人嘛!事情是這麼開始的。

今天一早,老妹在臉書上分享了好久不見的小妹的作品,<<國王小雞>>故事繪本介紹。

我跟小妹很久沒聯絡了,有作品問世當然要幫忙推一下,馬上就上 Amazon買了中英文版各一本,下載到 iPhone裡的 Kindle,不過老花眼,用手機看繪本真是折麼。回到家以後,改用 iPad來看就好多了。這是一個可愛又有教育意義的故事,推薦給家中有小朋友,或者自己喜歡童書的朋友們。

晚上,就在臉書跟小妹聊了她的創作理念與心情,畫畫的過程其實很磨人,但其實是很好的舒壓與療癒,又可以把一些好的觀念透過故事與圖畫傳遞給小朋友,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

聊到這裡,我也想起,其實,我小學時候很喜歡畫畫,還曾經用小學的計算紙自己連載漫畫給同學看,夢想當個漫畫家,不過,這個夢想消失得很快很早,上了國中之後,因為升學壓力,除了在課本上的塗鴉,就沒在畫過什麼了,畫漫畫的功力,就一直停留在遙遠的小學時代,嗯,那是三十幾年前的事了。

就在睡前,我回想起那個我曾經畫過的漫畫了,<<豬超人>>,主角是兩隻豬兄弟,一個叫朱使,一個叫朱奮,實在是很沒營養的名字,不過三十幾年前,小學四年級的程度就別太講究了。這兩兄弟平常有自己的工作,遇到路見不平的時候,就會化身成正義使者豬超人,打擊犯罪。很老派的橋段,故事原型應該是當年的某些卡通吧,我小學四年級應該是 1980年左右,每天最期待的娛樂就是看六點時段的卡通,那時候也沒什麼其他娛樂,不是放了學跟同學玩,就是看電視或看漫畫,看最多的就是小叮噹,天馬行空的道具填滿了腦袋裡的胡思亂想,然後自己也有樣學樣畫了起來,只可惜,完全沒有保留下來。

事隔這麼多年,完全不記得畫過的故事細節,只依稀記得主角的模樣,這兩隻豬兄弟,最容易辨識的差異在耳朵,一個有稜有角,一個是圓滑曲線,另外,眼神也不一樣,一個總是笑嘻嘻,一個則是怒是遠方。能記得的,就這麼多了,我隨手拿了桌上兒子學校給的通知單,翻過面來,放在闔起來的筆電上,拿支鉛筆,畫了起來,五分鐘後,豬超人兄弟回來了,嗯,是還沒有變身時的裝扮。

我跟小妹說我曾經很愛畫的往事跟夢想,她鼓勵我重拾畫筆,畫畫是很歡喜很紓壓的事,尤其是畫給孩子們看,就這點,我想應該是有動力的。

文章標籤

ozformos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70504_122442274_iOS.jpg
當年的行程表與登機證存根

五月四日,是個特別的日子,很多人都會說,這天是星際大戰日(Star Wars Day),因為 May the Fourth跟 May the Force諧音,所有星戰迷都知道願原力與你同在 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這句經典台詞。對我們家來說,這一天,具有更特別的意義,因為十年前的今天,我們搭上華航 CI51班機,從台北飛往雪梨,定居下來,一轉眼,十年。

十年了,該說些甚麼好呢? 這樣吧,先來複習一下五年前的我寫了甚麼

二十七歲那年,我到雪梨念語言學校,為入學研究所做準備。當年為什麼選澳洲呢?其實當年跟大多數人一樣,也都是考托福跟GRE,要申請美國的學校,但是不管怎麼考,就是550差一點,大概考了半年吧,剛好去看了澳洲留學展,問了一下當地狀況,基本上我也只知道雪梨這個城市,想念MIS相關,看來看去UNSW的MTM(Master of Technology Management)剛好符合我的需求,IELTS 6 or TOFEL 550,應該努力一下就有吧,又再拼了半年 IELTS,怎麼考都是 5.5,TOFEL又多考一次,又是差一點不到550,但是學校的 offer已經下來了,只要在開學前達到英文要求就可以入學,為了確認這件事,我硬著頭皮打電話去學校問(當年網路沒那麼多資訊),沒錯,但是接電話的學校人員卻很直接的跟我說,聽我的英文,還是先來念語言學校吧!這下被刺激到了,手續辦一辦,一個月內我就辭掉工作飛雪梨了

這就是跟雪梨結緣的開始,語言學校念了十週,成績比照IELTS 6.5,所以我就轉申請 MCom(Master of Commerce),主修 Information Systems,念了一年半,在2000年底回到台灣,2001年初開始工作,一直做 Data Warehouse相關行業到現在。

當年在澳洲的台灣同學,其實很多都是有澳洲或
紐西蘭 公民,其他國家的同學,也有很多在學的時候就積極申請澳洲身份,當年台灣景氣很不錯,我只想趕快唸完回台灣工作賺錢,壓根沒想過移民這檔事。工作一年多後,開始有在想是不是能有機會去國外工作,當年最熱門還是去大陸,不過那不可能是我的選擇,想法一轉,要不要先弄個身份比較容易去國外找工作,我問了移民顧問,澳洲或加拿大都很適合,想也知道我會選澳洲,移民顧問建議再等個兩年,工作經驗久一點,技術移民比較容易過

兩年後,不但已經結婚了,可愛張都快要出生了。我又去找移民顧問,這回的想法就不只是出國工作而已,而是多個身份給小孩,未來能有多個選擇。因為工作好幾年了,準備技術移民申請的資料不會太困難,反倒是顧問建議我緩一緩,等小孩出生一起送件,省得未來補件麻煩。就這樣,可愛張四個月大的時候我們遞了申請件,很幸運的,還沒滿周歲,申請就通過了

當年的規定,PR必須在申請到的半年內入境澳洲,於是我們在可愛張一歲三個月的時候去Gold Coast玩了一趟。PR的簽證五年,必須住滿兩年才能申請澳洲公民,我們開始努力存錢,想說去住個兩年,如果找不到工作就吃老本吧!人算不如天算,就在從 Gold Coast玩回來後不久,我們覺得台灣房市越漲越誇張,就把攢下來的錢當頭期買了間小公寓,因為利率低,租出去,再加個幾千塊就打平房貸了,心想以後如果在澳洲混不下去,回來至少還有地方落腳。不過移民基金瞬間驟降,這代表到了澳洲沒老本以吃了。買房一年後,可愛張兩歲五個月,2007年月,我們正式踏上澳洲土地,這一待,五年很快過去了,可愛張轉眼快八歲,小可愛張都快四歲了,這期間的點點滴滴,就請複習本部落格吧!

Wait a minute! 複習本部落格? 這部落格不是才沒開多久。十年前,我們剛來搬來澳洲,facebook才剛誕生,最流行的 IM還是 MSN,手機也還不能上網,打國際電話回台灣還挺貴的,所以我們在 yahoo開了一個部落格叫【可愛張在雪梨】,用寫部落格貼照片的方式,跟台灣的家人朋友分享在雪梨的生活點滴,一年多以後,我們家妹妹出生了,部落格改名【可愛張s在雪梨】。後來,facebook,Line越來越方便,部落格越寫越少,一直寫到 2013年 yahoo把部落格關掉為止,居然也寫了 374篇文章。因為沒怎麼寫了,所以就把部落格轉去中華電信的隨意窩,也寫了幾篇遊記。一年多以後,yahoo把原本照片的服務也關閉了,所有照片連結都失效,我拿出當年的備份,把照片上傳到 Dropbox,文字的部分則是轉移到痞客邦,沒想到,去年底,Dropbox也把免費 web hosting給關了,所以部落格文章只剩文字,沒有照片。也好,孩子長大了,也需要有自己的隱私,留做自己的回憶就好。

十年了,有甚麼感想,這還真的難倒我了。只能說,我們已經融入澳洲的生活與價值觀,每當回頭看台灣,或許有異鄉當故鄉的感嘆,內心卻很清楚,應該是回不去了,這也是促使我重新開一個部落格的原因之一,用文字,留下不同心境的轉變,用澳洲的角度看澳洲,盡量別跟台灣做比較,可以寫出差異,但毋須評論優劣,畢竟,立足點不一樣,比較,往往會失去正面的意義,以借鏡的角度來看事情,或許會有不一樣的體悟。

最後,還是要有個結語,好吧,我終於撐到可以拿 Long Service Leave的門檻了,該怎麼利用呢? 給我些意見,好嗎?

 

 

文章標籤

ozformos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WP_20150411_002.jpg

4月25日,Anzac Day 澳紐軍團日,是澳洲的國定假日,對澳洲人來說,這是一個意義非常特殊的日子,通常,人們為了紀念戰爭勝利而放假,澳洲剛好相反,這是一個紀念戰敗的日子(Celerating a Defeat),但是這一天帶給澳洲的,卻是國家意識的凝聚與成形。

一個世紀以前的澳洲,雖然規模上已經具有準國家的地位,但是大多數人還是仰望英國為宗主國,自認為大英帝國的一部分,雖然澳洲地處偏遠,祖國有難,依然全力支援。1915年,第一次大戰初期,澳洲與紐西蘭組成聯軍(Australian and New Zealand Army Corps, 簡稱 ANZAC),前往土耳其的加里坡里半島( Gallipoli Peninsula )與英軍法軍聯合作戰,目標是打通進入黑海的門戶,進佔奧圖曼帝國(Ottoman Empire)的首府 Constantinople。在 4月25日,ANZAC部隊登陸 Gallipoli,遭遇奧圖曼軍隊頑強抵抗,不,應該說,被大軍包圍,陷入泥沼,ANZAC部隊在編成上,是屬於後勤支援,說難聽點,來幫聯軍或祖國軍隊打雜的,因為他們沒有實戰經驗,所以在戰場上只能幫忙挖戰壕,搬運物資,從來就不是戰鬥主力,這也是澳洲軍人的暱稱是 Diggers的原因。這一回,卻被祖國派來當前鋒部隊,本以為是受到肯定,一登陸才發現根本是羊入虎口,別說進攻了,根本連推進都沒辦法,進退兩難,只能死守,靜待援軍到來,然而,情勢完全不如想像的順利,這一等,就是困守了八個月。後來,戰況陷入膠著,直到 1915年底聯軍全數撤出 Gallipoli,任務宣告失敗。

這場戰役中,澳洲士兵戰死將近九千人,紐西蘭三千人,當時澳洲總人口不到五百萬,為了支援一次世界大戰,有 41萬人入伍,超過六萬人陣亡,十五萬人受傷或被俘,對澳洲國力嚴重斲傷。加里坡里半島登陸戰一役,澳洲全民關注,全力投入,整個國家凝聚了起來,同仇敵愾,然而,卻也意識到,這不單單是為祖國而戰,而是為千里迢迢遠赴歐洲作戰的澳洲子弟,祈禱平安歸來,也從此認清,祖國自身難保,為祖國犧牲,戰死異鄉,並不是澳洲人民所願,沒有任何好處,澳洲人就是澳洲人,祖國不會因為戰勝而對你另眼看待,反之,死守戰場時,卻盼不到祖國支援,只能靠自己。

在軍事意義上,這場戰役徹底失敗,但是在凝聚國家意識上,對澳洲與紐西蘭產生了不一樣的意義。1915年四月底,當登陸的消息傳回紐西蘭,政府臨時宣告了半天假,舉行致敬儀式。1915年九月七日 "Wattle Day",南澳政府舉行紀念儀式,悼念戰場上的陣亡將士,同年十月十三日,也是在南澳,將 Eight Hour Day更名為 Anzac Day,為受傷軍人募款。隔年四月二十五日,澳洲紐西蘭全面地紀念這一天,並正式命名為 ANZAC Day。

到了 1920年代,Anzac Day就成為澳洲紐西蘭的國定假日,每年都有大規模紀念儀式。之後,澳洲軍隊陸陸續續參與各主要戰役,二次世界大戰,韓戰,越戰,加入聯合國和平部隊,近來的伊拉克,阿富汗戰場,都有澳洲軍隊的參與。

Anzac Day紀念儀式中,最重要的 Dawn Service,在清晨五點舉行,象徵當年拂曉出擊,登陸加里坡里半島的意象重現,緬懷先烈英靈。雖著時間演進,Anzac Day對澳洲人而言,不再只是紀念百年前的那場戰役,而是向每一位,為澳洲出征,投入戰場的士兵或支援者致敬。除了 Dawn Service,各地都會舉辦遊行,現役軍人,退役老兵,家屬,民眾,都會上街參與,向他們致意。

P1000516.JPG
參與遊行的退役或現役軍人,盛裝出席,英姿挺拔,讓民眾感受到他們的往日榮光。

P1000521.JPG

文章標籤

ozformos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Harbour Bridge Sunset

之前發表在 信傳媒 的文章,內容因為刊登的需要有所增減修改,所以我把原文貼在這裡
===

澳洲總理宣布取消 457簽證

今天(4/18)澳洲總理Malcolm Turnbull突然宣布,廢除近來飽受爭議的 457簽證,以保障澳洲本地勞工的工作權益。這項決定,多數媒體都以震驚(shock announcement)”來形容,因為在野黨已經不只一次抨擊 457簽證嚴重損害澳洲勞工權益,但是執政黨仍為政策辯護,把規定變嚴格,而不廢除。

457簽證,全名是 Temporary Work (Skilled) Visa (Subclass 457) - 臨時工作(技術)簽證,是雇主最常用以聘請海外技術勞工來澳洲工作的方法。該簽證起始於 1996 John Howard政府,用以補足澳洲當地不足的技術勞工缺口。90年代中期也正是澳洲經濟起飛的開始,加上開放的移民政策,吸引不少具有專業技術的外籍勞工前往澳洲,457簽證人數也從一開始的兩萬五千人,成長到 2013年將近十三萬人的高峰,目前,有將近九萬六千人持有 457簽證在澳洲工作。

Turnbull 的宣示很明顯 “We are putting jobs first, we are putting Australians first”,他強調澳洲是個成功的多元文化移民國家,但澳洲國民必須對於澳洲工作有優先權,取消 457簽證,保有原本應該屬於澳洲勞工的工作。然而,企業主仍需要有技術的勞工來幫助企業成長,所以 457簽證將被取代,新的臨時工作簽證的設計將最符合國家整體利益。新的簽證將改為兩年或四年效期,必須有相關工作經驗,更高的英文程度要求,犯罪紀錄調查(Criminal Checks),以及本地勞工市場測試(Labour market testing),要求雇主登廣告招聘,確定徵不到澳洲本地人,才能聘用海外人才。

這樣的宣示看起來十分熟悉,跟前陣子美國全面修改外籍工作者簽證的政策相當類似,或許只是巧合,推究原因,457簽證在實務上引起很多爭議,不久前的三月初,移民部長才宣布禁止速食業以 457簽證招聘外籍勞工,在那之前,已經有約五百人以此簽證進入澳洲速食業工作,其中一半在麥當勞。在野黨與勞工團體不滿的是,速食業所需的專業技能,澳洲本土勞工可以完全滿足,為何要從國外引進,這違背 457簽證要求專業(skilled)的精神。雖然執政黨擋下了速食業,並且將失去工作的 457簽證持有人留在澳洲的求職期間從90天縮短到 60天,依然擋不住反彈聲浪。

再往回看,去年十一月,反對黨工黨領袖 Bill Shorten就大力要求廢除 457簽證,因為那嚴重侵害澳洲勞工權益,奪去本土勞工的工作機會。他以建築業為例,將近15%的工作人力來自於 457簽證持有者,很多業主在招募員工時,並未依照要求對國內勞工市場做需求測試,就直接對海外發求職廣告,甚至直接排除本土勞工。

其實,457簽證在申請程序上是有十分嚴格的規定,但是由於需求是來自於雇主,只要雇主願意提供擔保(sponsor),確認受聘者所需技術在澳洲當地找不到適合的人選,就可以聘任來自海外的勞工。此外,457簽證有最低薪資澳幣 53,900的限制,就是要避免雇主以低薪排擠本地勞工,而且相關勞工權益都必須合乎澳洲政府規定,跟本地勞工不能有差別。只要符合這些規定,當外籍勞工以 457簽證進入澳洲,幾乎就可以安心工作四年,重點來了,澳洲一直是移民的理想首選之一,技術移民門檻相對於其他歐美國家來得容易,只要在澳洲工作兩年,就有資格提出申請,因此,457簽證被很多有意移民澳洲者視為最佳跳板,一方面既能合法工作,累積資歷,經濟上有保障,再者,除了主申請者可以合法工作,副申請者(secondary applicant),通常是伴侶,也可以合法工作,等於一人申請,全家都能到澳洲開創新生活,非常吸引人。

文章標籤

ozformos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